[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机械帝国,机械CAD图纸下载交流中心www.jxdiguo.com
网站首页 机械帝国 中国机械cad cad机械制图 cad机械图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帝国 >  
阿乙,于高处再攀高
2021-05-15 20:06    来源: 未知      点击:

  阿乙,于高处再攀高

  1

  小说是虚构的产物,而如何让一部小说发生干涉现实的真实感,往往又是评介文本优劣和价值所在的标尺。作家毕飞宇在一次访谈中曾经讲过,“小说的真实性树立在逻辑之上。”纵观阿乙新作《骗子来到南方》,无论是短章、短篇、中篇、寓言,仍是故事新编,奇崛志怪总是直捣小说内核,看似不堪设想的“满纸荒谬”,却都有赖于阿乙弹无虚发而又严丝合缝的情节设置紧扣在一起,形成令人相对佩服的“真实链条”。

  作为一名常常被归类的70后新生代作家,阿乙被广泛以为是先锋文学从上世纪末渐趋虚弱后,从新走向昌盛的盼望所在。在《灰故事》《鸟,看见我了》等最早期作品中,阿乙就已经开端以文本摸索者的姿势,专一于推翻单一的线性叙事,而将各种庞杂多变的小说构造运筹得风生水起。同样,在《骗子来到南方》收录的小说中,日常生活的时光性在阿乙笔下也都被完整冲毁,通过各种堪称精雕细琢的排兵布阵,欧?亨利式的小说终局以一种完全出其不意却又瓜熟蒂落的方式浮现出来,并与那些一度看似冗余或足以令人疏忽的细节构成响应和暗合,进而到达最精细的耦合效应。

  在压轴的《育婴堂》中,“现实的病况”和“梦中的奇遇”以双螺旋的情势穿插并进,起初互不干涉,逐渐造成互文,进而融合相合,梦中的死亡预报最终走进病房,就像必将落下的悬顶之剑,将抗御病魔的一切徒劳,裁决成永久不得翻身的“铁案”。而在《生活风格》这篇曾因“扭曲的逻辑”遭受退稿的试验性文本中,阿乙用相似“贪吃蛇”的咬合结构,混杂起了故事的起因和结局,小说中的毕癸丑因邻居女婿的送肉而愤然出走,最后却又成了邻居女婿手里的那团肉,十足的荒谬性不稀释故事的可信度,反而令人在虚构情境中感到到了牵强附会的实在。不止于此,《骗子来到南方》中的简直每部小说,都是一次对叙述可能性举世无双的试探,阿乙用他有如绣花工夫般苦心孤诣的营造,搭建起一座座可怖的哥特式城堡,进而组建起了极具自我风格的鬼魅王国。

  2

  在和笔者的对谈中,阿乙就曾强调:“我尽力留神去掌握一个度,就是叙述的方式和要叙述的内容,必需坚持一个均衡。”当我们把眼光投注在阿乙极具多样性的小说作风中时,当然也不应该躲避阿乙融入血液的现实主义属性,不应当回避他对于福克纳所说的“诗人的声音不仅仅是人的记载,还能够成为赞助人类忍受与获胜的支柱与栋梁”的自发承接。

  于是,在同题的中篇小说《骗子来到南方》中,我们看到了颇受关注的“非法集资”问题,看到了虽一笔带过却又不乏深入的“四风”丑态。除此之外,《育婴堂》《大坝》《想学魔法的孩子》等小说,还波及了拐卖儿童、城市支教、家庭教导等主题,它们或为主线或为引子,但无一不具备着烛照现实的深厚力气。

  以《骗子来到南方》为例,阿乙以置身其中的充分情感,极具讥讽地描摹着一群被害者在明知上当的情境下,却依然与行骗者保持着匪夷所思的依附和信任,人道的愚蠢、脆弱、投契、贪心,有如溃脓的疮疤一样,被阿乙用手术刀般锐利的文字时时掀起。阿乙所要展现确当然不仅仅是扭曲的现实自身,更是如此费解的扭曲毕竟因何而生、从何而来?

  我们当然可以说,小说作者的权利是无穷大的,借助对内部逻辑的精心制作,通过看似天经地义的起承转合,往往不露声色地赋予自己道德审讯者、正义主持者的生杀大权。对于阿乙来说,这种“不留余地”又时常通过“偶尔性”与“偶然性”的转换得以实行。在《骗子来到南方》《生活风格》《追赶一只兔子》等诸多小说中,各种偶尔产生的可托小事,被奇妙地组装在一起,犹如蚁聚蜂屯,把持着小说故事逐步步入无奈扭转的定势。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生活风格》,回想必然性的生成,假如不是和街坊置气,毕癸丑就不会因为急匆忙忙赶去乡里剁肉而冒雨穿梭国道;如果不是动身前碰到小学同窗,底本打算雨停再走的司机杨国庆说不定就不会轧到出奔的毕癸丑;又如果不是下雨造成国道白雾茫茫,毕癸丑的尸体就不会被车队接连碾轧,最后“化身马路的一局部”……阿乙将这一切都定义为必然来临的宿命,就犹如他在《残酷的事实》里写到的那位肤白貌美的公主,拄杖的访问者必然会到来,无限的狂妄和自信也必定会令她失去自己最为自得的所有。

  3

  和不少成熟的优良作家一样,阿乙对小说的创作意思也时而萌发猜忌,在他早期作品《作家的敌人》中,我们已经可能清楚洞见写作者长期繁殖的漫漫焦急跟懊丧。在《骗子来到南方》里,当阿乙不厌其烦地陈说着“我”对单调劳动的极度恶感时,仿佛也在不经意地折射出心坎深处对写作无以名状的失踪和否定;“我”满心认为出于同样的文学喜好,热忱的澹台主任就必定能辅助解决久拖未定的自来水问题,但到了小说结尾处却被证明,如此的信赖只是文人过于单纯的两厢情愿;更为显明的是,故事中浓妆艳抹的女人奋力抵御警察搜查,终极却被证实并非案件关系人,只不外由于“房间挂满她蹩脚的油画和诗作”,她惧怕搜查让本人作为“一名文艺青年的身份被裸露了”。

  在惯例的小说叙事中,作者、读者和虚构人物,分属三个不同维度,他们彼此严密关联却又老是保持着恰当间隔。而到了《骗子来到南方》的序幕,含糊于小说叙事中的“我”,忽然以写作者的身份跳了出来,并自陈“我信任有读者在把这篇小说看到一半时,就晓得答案是什么了”,一方面是自我的调侃和拆台,另一方面当然更是为了引出后面一句:“不过今天所写的这篇小说,更多的用意是让读者看见生活的某一块,或者某一面。”

  在改编自作家双雪涛同名小说的片子《刺杀小说家》中,主人公路空文笔下的虚构世界,时时刻刻都影响着现实中的世人运气。小说起源于双雪涛当时“始终被退稿,受到很多否认”的愤懑;事实上,虚构世界对现实生涯的干预,永远都不可能如斯吹糠见米、直插关键。于是,在阿乙的《骗子来到南方》中,咱们时常读到各种梦幻的天生,读到作者对虚构人物的频繁“赐逝世”,这也恰是作家对社会秩序的虚构构建??用最幻想化的方法,解决最无可奈何的事实问题。

  在70后新生代作家群中,阿乙“苦行僧”般的艰难耕耘,早已为文学界所共知所认同。媒体称之为“以命博文”,虽为惨烈但也真实,而阿乙则自谦“虚荣和信奉各占一半”。《骗子来到南方》是阿乙“高处再攀高”的扛鼎之作,我们当然深信,这是一部能让阿乙播种更多理想读者的小说集,通过这些“理想读者”的传递,通往虚构和现实的“桥梁”,又会垒上一块实切实在的厚砖。

  易扬 【编纂:吉翔】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新闻
 酷图热图
 热点文章
机械帝国是专注机械设计的行业网站,主要提供机械CAD设计图纸下载,cad机械制图教程下载等,是集CAD,CAE,CAM,CAX,pro/e,UG等资料的交流中心,是所有机械设计人员必备网站。